百虞合

你好

笛琴韵4: 重归(完结篇)

(建议去看笛琴韵1 ,笛琴韵2,和笛琴韵3,是连在一起的,诶嘿嘿)

万年竹再也没有回到寮里面,没人知道他去了哪儿。我派人找过,但是都失落而归。是那一掌打疼他了么。。我想着,自责又心疼。

“ 寮主,喝茶。” 姑获鸟端来一杯茶水,放在桌边。我张开嘴巴,却欲言又止。不过姑获鸟已经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 万年竹那孩子太倔了,为了面子不惜伤害自己。。。” 姑获鸟叹息着。

“ 妖琴师不是一样?只不过他是死都要憋在心里。” 我苦笑道,茶水再也喝不下去了。

“ 憋在心里?难道说他们俩。。”

“ 好了够了。别说了,我累了。” 我打断姑获鸟。我知道她要说什么。是,我能看出来万年竹和妖琴师的感情。所以看着他们为了对方不停的折磨自己真的是让我惨不忍睹,想都不敢想。姑获鸟也没有继续问下去,她点了点头,起身回了房。

第二天清晨,一阵阵琴声传到我耳边来。是妖琴师!我惊喜的想着。这琴声虽然遥不可及,但我不得不说是今非昔比。这和以前比起来,真是差了太多了。不过我很高兴妖琴师还能想以前一样弹琴,说明他心情已经好很多了。我推开房门,只见妖琴师在树下抚琴,但是他的神情和神色却大不如以前。

只见他眉头紧锁,根本没有以前那自然和享受的神韵。而他的曲子变的生硬,修长的手指不由得加上的一点狠劲儿。

就在这时,我清楚的听到一个音弹错了。

弹错了。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弹错了?怎么可能弹错。他是妖琴师啊,他怎么会弹错。

琴声霎时间止住了,妖琴师手指颤抖,他怔住了。我相信他也惊讶自己会弹错。几百年了,弹琴弹了几百年了。尽然还会出错。当他缓过神后,手又慢慢抬起,把刚才的那一段又重奏了一遍。出了邪了……每次到那个音,妖琴师都会无意间弹错或失手,那仿佛就像一道槛儿,怎么跨都跨不去。妖琴师的眉头锁的更紧了,他的手指加重力度,也加强了速度。不过这无济于事,不管哪一次,都会很有规律的卡在那个音符上。

十遍,二十遍,三十遍。。。

这妖琴好似跟他的主人做上了对。但是妖琴师并没有收手之意,他继续拨动着琴弦,好似要把它崩断不可。

“ 妖琴,别。。” 我看到妖琴师的神情不对,连忙想阻止他。

晚了。

只听见”嘣”的一声,弦断了。不得不说,这一次的断弦,是我意料之中的。妖琴师愣住了。几百年了,这妖琴从来都是保护他时弦才断的,从没有被弹断过。难不成这次妖琴师真的平不下心来了?

妖琴师抱起妖琴,正要往回走,正好看见了我。他低着头,轻轻说道:“ 让寮主见笑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但我知道该怎么帮他。正当我要开口的时候,山兔匆匆忙忙地跑到我面前,前气接不上后气。

我止住了要对妖琴师说的话。

“ 寮主!不好了!万年竹他。。”山兔大喘着气,一句话都没说完。但是听到了万年竹的名字,妖琴师止住了脚步。

“ 怎么了?慢慢说。”我连忙答道。

这时,山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牛皮纸。那纸已经旧的不成模样,不过我隐隐约约能看见上面的内容。

我惊住了,手中的纸慢慢飘落在地上缺浑然不知。“怎。。。怎么会。。。。”妖琴师见我情色不对,连忙捡起纸来,只见几个大字明明亮亮地写在上面:悬赏令:杀死万年竹者可得赏金十万。妖琴师也愣住了,他连忙看向下面的戳子。是京城官府改的戳子。

“万年竹啊,你是怎么跟官府作上对了?!”我绝望的嘶吼着。失望化成了绝望,绝望化成了呆滞。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天就像塌下来了一样。

山兔见我这样,急得流下了眼泪,连忙道:“ 寮主你快想办法啊!”

我?我能有什么办法?我的等级再高,能力再大,跟官府作对就是跟全京城的阴阳寮作对。就算我的式神上百,但是怎么能跟成千上万的阴阳寮相提并论?我苦笑着,就仿佛上天在谴责我一般。不,比那还要痛苦千万倍。

这时,只见妖琴师慢慢走出,轻若鸿毛一般。他忍不住了,也不能再忍了。他心里的感情,和真心促使着他这么做。我并没有阻止他,谁又能阻止的了一个人的真心?

只见妖琴师出了寮门,安逸的表情瞬间变的焦急,他的脚步加快,最终就像是疾风一般的穿梭在京城的街道中间。为的,就是能找到万年竹。从黄昏搜到日落,没见到万年竹的影子。苍白的脸上已经布满汗水,可有用什么收获?

“ 我若今生不能再见你一面……”妖琴师这样想着。英眉皱的好似要把脸撮起。

这在这时,西方火光四起,热闹的然人觉得烦躁,不安。妖琴师虽不喜欢热闹繁华之地,但不得不上前去看看。
这一看,可惊呆了。人群正愤怒地骂着,他们围成一团,好似在看什么热闹。妖琴师凑近一瞧,中间那青衣男子不是万年竹还能是谁?虽然青衣已经泥泞不堪,头发肆无忌惮的散着,偌大的眼睛里像是没有高光似的漆黑一团。像是整个世界都黑暗了。这是他认识的万年竹么?那个高傲的,跟自己一样不善言谈的,和死要面子的万年竹?只不过这次,他再也高傲不起来了,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奄奄一息这个词用到他身上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人群们踢打着跪在地上的万年竹,而他却丝毫没有还手的意思。即使是这样,他还是四处张望着,仿佛在等谁。

我们都知道他在等谁。

终于,万年竹那无光的眼神锁在了一位白衣人身上。那台妖琴,那张面孔,他怎么肯能忘记?就在这时,他眼睛里的光才恢复一点。即使还是比较模糊,但那又何妨?

妖琴师盯着万年竹。他不是不想救他,也不是不能救他。只是他已经忘记了还要救万年竹。在他们的眼中,人群,时间,空间,就仿佛不存在了一般。即使中间隔的有一堆人,但是他们的距离也不过只有一根琴弦而已。

就在这时,一位手持长剑的人挤到万年竹旁边,大笑道:“ 杀了这妖!赏金就是我的啦!”还没等妖琴师缓过神来,一剑就穿进了万年竹腹部。伴随着一声惨叫,献血涌出万年竹的身体,刚恢复的眼神又变回了黑暗。

妖琴师眼看着万年竹在地上挣扎着,身体渐渐抖了起来。他的脸瞬间黑了,体内仿佛有一种强大的力量要涌出。比起心疼,妖琴师有的更多的是愤怒。

“ 休要伤他!”

随着嘶吼,霎时间,妖风刮起。妖琴师纵身跃起,架起妖琴,一阵疯魔琴心把人群扰的那是个不得安宁。整条街都响满了这让人撕心裂肺地妖琴声。万年竹也听过,只不过这次,妖琴师没有在手下留情。妖琴师加快速度,万年竹把随身带着的地藏像罩住自己。很多人因为受不了这妖声之力而导致神智不清,有的甚至七窍流血而死。万年竹不知道妖琴师的琴声会变的如此。。。可怕。

“ 好啊,尽然还有同伙!”人群叫道

这时,那持剑的男子起身,见妖琴师弹的入魔,准备偷袭。只见万年竹抽出短剑,一剑刺穿那男子的身体。接着,一群群的人扑上来,但都无济于事。呵,一群人打不过一个受了重伤的万年竹。废物。献血溅的满地都是,腥味弥漫了整条街。活下来的人那叫一个逃之夭夭,抱头鼠窜。阎王!两个阎王。

接着,官府的人纷纷接令来到此地,包围了万年竹和妖琴师。然而他们俩呢?却视官府的人而空气,尘土。妖琴师轻轻扶起万年竹,两人对视几秒,却谁都不肯开口。

“ 我没想到你会来。”万年竹终于用着沙哑的声音说着。

“ 怎么可能不来。”妖琴师苦笑着。“ 但是我们被包围了。”

“ 那又何妨?待我为你杀出一条血路。”


几日后:
官府的损兵惨重,没人再敢来捉拿我寮里的两人。今日清晨,笛声和琴声缓缓飘入我的耳边。我打开屋门,早晨的雾还没有散去。两人一个立在树上,一人坐在树下,云里雾里,扑朔迷离,仿佛一幅水墨画一般。

两人的合奏有了一定的默契,这对两个巅峰造极的人来说简直就是点睛之笔。两人合奏的音律里诉说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世间万化。如此仙气的清晨,我宛如享受着世外桃源之地。

剑刺骨,鲜血流,架琴相救
情不灭,心生怒,鲜血铺路
千音醉,妖琴奏,竹笛在后
万音仙,鸟归巢,花好人间

笛琴韵,完

(这一篇写的很赶,文笔可能不如以前,见谅见谅)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