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虞合

你好

文武兵策2 (信云信)

注:同人文,稍微会把历史和想象结合在一起(有些历史可能不准确),比如说时代啊和人物的认知啊。。读者大大们见谅啊。还有啊,攻受什么的我不喜欢分,你们随意。

好了,让我们再次来篡改历史吧!

—————————————————————————————————————

韩信捂着自己受伤的肩膀,蹒跚地回到自己的帐篷。军营里的大夫止住了韩信伤口上的毒,如果不裂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但是如果要想这个伤口愈合,没有十天半个月的功夫是不用想的。

已到后半夜,眼看就要黎明。还有2个时辰的休息时间,韩信盘算着。明早,刘邦必定召见二人去询问今日之事。到那时,韩信才会感到真正的不安和耻辱。

韩信说起来可是那时侯的常胜将军呐,那可以说是战无不胜。如今传出去,却不如一帮山贼莽夫,这不让他颜面扫地?

彻夜未眠,但不是因为喜,是因为愁。

再来看赵云这边,也是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他为自己的鲁莽而感到羞愧,如果当时听于韩信,按他的一点小计谋和韩信的兵法,说不定就事半功倍了。他为自己的逞强而后悔,但却没有道歉之意。他怕刘邦说他办事不力,刚当上了大将就打败仗,以后在军营里没有威信不说,在韩信面前又怎么敢再不服气?

战争时代应该就是这样吧,领域,权利,忠良远远高出感情和面子。

这一夜,没人过的安宁。军营里虽然死寂,但是却愁气乱飞。

第二天早上,刘邦果然召见赵,韩两人到他的帐篷,想必定是要讨论这败兵之事。韩信垂头丧气地走着,碰巧遇见赵云。两人并没有行礼或对话。没什么好说的,也不知从何说起。

刘邦军营内,两人跪在地上迟迟不肯起来。

“ 末将韩信,因办事不力,损失了军马,请皇上赎罪。”韩信道,不敢去看刘邦的眼睛。

刘邦手扶额头,显然无比的无奈和惋惜。他摆了摆手,叹气道:“ 罢了,罢了。”

赵云见状,忙道:“ 陛下,末将愿意将功赎罪。这次,让我一人带一千军马去讨伐那群山贼,绝对绰绰有余,我定当直筒黄龙,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 赵将军,你难道还要莽撞?!”韩信吼道,心想,真是不到长城不死心。

赵云心里当然也是觉得颜面尽失,反驳道:“ 如果带一千人马,我足以杀他个七八百遍。兵法,策略,各种东西都有,韩将军为何还在犹豫什么?”

“ 好了,够了。朕今天召你们来不是为了这个。” 刘邦终于发话。他捻住自己的鼻梁,不安,焦躁,和疲惫呈现在脸上。赵,韩两人见状,也不再说什么了。

沉默进行了良久,刘邦终于开话了:“ 两位大将,”

“ 臣在。”两人齐声答道

“ 朕平时爱武,也极爱习武之人。如今我在这军营中心中烦闷,不如让你们俩来切磋一下,然朕看看,解解闷如何?”刘邦道。说是解闷,也是想看看这两位高手的实力。高手遇高手,这才有意思。

韩,赵两人有些恍惚,又看了看对方。刘邦这岂不是要把自己当成唱戏的,演戏的来使唤了?两名大将,岂能做这个?但是换个思路想想,他们其实一直都想分个上下。多年以来,一直都没有机会切磋。

或者说,他们没有胆量和对方切磋。

“ 有什么不妥?” 刘邦见两人犹疑不决,不由得问到。

“ 不,没有不妥,荣欣直至。”赵云现行答应了。

见这个形态,即使身上带伤,韩信只好同意比武。

这比武之事来的太突然。若他们两个提前知道要比武,必定提前打磨自己的长枪,披好最好的盔甲,拿出最佳的状态。但是现在,两人穿着轻便的衣衫,手中没有武器,状态也因为昨天的事而懒懒散散,打不起精神。刘邦认为或许这样,才公平。

比武在兵营后边的一片空地开始了。文武百官都前来观看。刘邦当然是享受无比,被手下伺候得舒服的不得了。韩,赵两人持枪,却谁都不敢动第一手。

这场比武来的突然,但是如此突然反而让赵云觉得是安排好的。刘邦他到底想干什么?

“ 赵将军,请。”韩信的话让赵云不再沉思。

“ 韩将军,请。”他回道。

话音刚落,两人纵身跃起,身姿入两条青龙一般令人震撼。两支枪交叠在一起,形成屏障和火花。

(以下为枪法。)

挑起,盖下,拨开,进攻,斜刺,回马枪,望月式,抽回,偷步,弓步,骑龙步。这些是刘邦和别的人能认出的基本的招数,然而却远远不及赵,韩两人用的招数的丝毫。两个巅峰造极之人的比武,已经不是比武,是一种享受,至少看的人是这么认为。

再来看比武的两人。韩信已经不把这个当成是一种单单的比武,他而是把赵云当成自己的敌人。昨天的败仗都是拜赵云所赐,他心里那能不气?他的招数变得锋利,招招针对赵云,好似恨不得赶快把他送给阎王。赵云发掘韩信下手过猛,暗暗心想:“ 这韩信跟我玩真的。”,便再也不留情。他们招招毙命,别说他们,连看武的人都觉得胆战心惊。两人各不相让,把十八般武艺全部拿出也不过打了个平手。两人过了几百招,却根本没有要分出胜负的意思。

韩信咬牙,把昨日之事从新挑起。“ 赵将军,您不是能单枪匹马灭了那群山贼么?怎么,为什么连我一人都打不过?”

这句话算是戳住了赵云的要害,赵云一个冲动,用枪狠狠地刺向了韩信昨天的伤口。韩信竟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肩膀一阵剧痛,鲜血喷出,余毒再次的攻变满身。韩信虽疼的打哆嗦,但却毫不示弱。赵云见此,正准备收手,不料韩信反脚一跺,胸口的骨头好似马上就要碎裂。韩信使用完了最后一点力气,无力的跪在地上,但是手中的枪头却指向了赵云的喉咙。赵云被韩信跺的躺在了地上,可他的枪头却指住了韩信的腹部。

现场一片死寂,每个人都惊呆了。这是比武?还是打仗?他们两个就想有三世之仇一般的毫不留情。

两人再不动一动,谁知谁的一枪下去,两人就当场毙命。

赵云从疼痛中走了缓了过来,看着一脸痛苦的韩信和他流血的胳膊,却毫无同情之意。他说了一句最令韩信受不了的话。

“ 韩将军,你要么刺死我,要么就从我的胯下钻过去。”(历史故事,胯下之辱)

文武百官瞬间炸了锅,都小声嘀咕着。韩信头脑一片空白,不说他,就连刘邦都觉得赵云做的不妥。这句话,太过分了。也许对于别人来说,这句话只是挑衅。但在韩信心里,这就是他百年,千年都抹不掉的耻辱。在他早年,无权无势的时候,被人看不起,迫不得已的受了胯下之辱。如今已成大将,历史又颠倒重来,韩信怎能受得了?他黑了脸,再也没有说什么。

赵云知道这时,虽知君子不揭人之短,但是如今之际,只有如此才能让韩信收手。

韩信明明可以一枪刺死赵云就凭这句话,但他没有,反而收枪,然后慢慢把自己撑起来,捂着伤口,头也不回的走开。看比武的人纷纷让路,就像是见了一只怪物,猛兽。没人叫住他,没有人敢叫住他。赵云也松了口气,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扬长而去,就如皇帝,百官都不在这里。

萧何见两人走了,轻轻对刘邦道:“ 皇帝,您看着。。。”

刘邦摆了摆手,示意要回军营。他心里的算盘,已经打好了。比武只是假,要看这两人真正的实力才是真。

赵云回到自己的帐篷,捂着被被跺过的胸口,还在隐隐作痛。“ 刘邦他一定还有别的目的。。”赵云心想。赵云其实早就对刘邦不忠而开始怀疑他,但是他身边有韩信,所有的兵谋都是他为刘邦出的。赵云在感到不安。

这时,一位身材小巧的人闯入赵云帐篷,看他的装束,并不像士兵。赵云一看,是自己派在刘邦旁边的眼线,特使。等了那么久,看来这次回来,肯定有消息了。特使给赵云耳边低估了几声以后,赵云瞳孔紧缩,虎躯一震,接着便忙忙离开帐篷。

再来看韩信。韩信从比武那地方出来时的霸气和威武已经全无,他掀开帐篷,一下子跌了进去。红发已经肆无忌惮地散落,他从未想过自己一人也能如此狼狈不堪。虽然伤口的毒血已经流完,但是刚才赵云说的话,加上体内的瘀毒已经让他再也没力气站起来。他取下银色的抹额,清秀的脸变得惨白,毫无血色。

这时,有人在外求见。

韩信厌烦的掀开帐篷的帘子,眼前的人让他一惊。

赵云。赵云见韩信如此病态,不由得心生悔恨。

他还有什么脸过来?

韩信无力再争辩,准备就拒之门外罢了。谁知赵云的话止住了他。

“ 韩信,刘邦他要杀你。”

韩信止住脚步,冷笑道:“ 就凭你这一句话,我就能把你千刀万剐。”韩信显然不信。

“ 我没必要骗你。如果不是真的,我何必惹祸上身?”赵云急道。

韩信看着赵云的神情,丝毫没有欺骗之意。他被说的毛毛的。现在他不是不相信,而是不敢相信,不愿相信,不肯相信。韩信叹气,他自己又何尝没有想到过这一天?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天”,会是今天。韩信再也没有理由把赵云拒之门外,便把他请进来。

最烈的酒,敬最危险的人。韩信和赵云喝的浑天黑地。赵云替韩信觉得惋惜,这么好的一个人才,这么精明的兵仙,却跟了最狠毒的人。英雄惜英雄,想必就是如此了吧。

赵云把来龙去脉都说了出来。(注:历史依据)

原来是吕后和刘邦怕韩信谋反,而且他本领如此之大,如果谋反,谁又拦得住他?只得把他处死,以后就没有顾及。昨天的那一仗都是刘邦策划好的。说的也是,那群山贼其实都是刘邦找人训的兵,本想刺杀韩信,谁知韩信武力高强,刺客又办事不力,所以让他活着回来了。但是这一切,谁有能想到赵云身边的特使能知道?

韩信试图让酒精麻痹自己,但又怎能?酒能麻痹一时,不能麻痹一世。他虽然知道了,有时间准备和逃跑,但是他心寒啊……跟了那么多年,利了那么多功的主子竟然要杀他。这还有天理吗?!

“ 哈哈哈哈哈哈,”韩信苦笑,“ 他的江山,他的江山都是我为他打下来的!他封我大将,还封我三齐王,无不死。说没有能砍我的刀,没有能捆我的绳。到头来,还不是赐我于死地?!哈哈哈哈哈…”韩信仰头,把一杯苦酒再此喝净。

“…”赵云不说话。他虽不知刘邦和韩信的渊源,但却知一心为国,最后被君赐死的悲情。韩信忠心耿耿,帮刘邦不知拿了多少胜仗。视人命与草芥,和权利比起来,人命,感情,连草芥都不如。赵云看着韩信,对昔日的对手,竟有了无比的怜悯之情。他陪着韩信喝,他一杯,韩信一杯。

韩信又干了一杯,并给赵云满上。继续到:“ 早知如此,就应该跟张良一同离开。张良有先知之力,知道完成大业之后,刘邦必把忠臣全部杀完以绝后患。但我为何就没有听!?本以为刘邦会念我对国有恩而对我讲情义,没想到他对谁都一样。我堂堂一代将军,却……”韩信不敢再说下去了,又一杯苦酒入肚。

赵云也干,苦笑道:“ 自古以来,被杀最多的就是忠臣。问问这世道,为何要杀一个一心为国之人?反了,这世道真是反了。”

赵云短短几句话却把韩信说的肝肠寸断。是啊,他从来都是一心为国,根本没想过自己能得到什么利益。一代常胜将军,却要被君王亲自赐死,真是有苦难言,有口莫辨啊。韩信仰天长啸,道(因该是原话,不知道记得对不对);“果若人言,狡兔死,良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想不到我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再也没人说话了。也许是醉了,也许是心累了。韩信望着赵云,从未想过在这个时候陪着自己的,反倒是平时厌烦的人。造化弄人啊。

赵云起身,也许是借着酒劲和醉意,轻轻走到韩信身后。想安慰韩信,却不知什么方法。韩信也酒意正浓。悲伤,痛苦,心寒。

赵云和韩信都是两个武将,虽然兵法和计谋用得很好,但是始终都不是甜言蜜语之人。遇到这种情况,赵云除了同情和理解,他还有什么法子?

韩信再一次一饮而尽,手臂上使的力量使伤口再一次裂开。本已经止住了滴血,像眼泪一般涌出,打湿了韩信的衣衫。

赵云见状,连忙帮韩信退下衣衫,心中自责:“ 若不是我刺他一枪,伤估计也好了。”

鲜血染湿了绷带,弄的这条胳膊都是血淋淋的。虽然赵云看见他臂伤有无数的疤痕,但是这个,却显得额外的疼。韩信若不是为了救他.......

赵云虽武艺高强,但包扎疗伤什么的却一窍不通。但是既然已经看见,又怎能坐视不理?

赵云慢慢拨开散落的一缕一缕的红发伤口依然是血肉模糊。韩信毫不在意,也没有心情去在意了。苦酒一杯一杯的入肚,使人断肠。

赵云用颤抖的双手想去把已经被血打湿的绷带给取下,但是又怕在此碰到韩信的伤口,所以修长的手指开始颤抖,跟拿枪时的威风毫不一样。

“ 嘶—”

还没等赵云碰一下,伤口的见风就让韩信疼痛,赵云哪敢继续?那么多年被医生治疗,拔筋。割肉,脱骨,没有一次赵云怕过。倒是这次,赵云却烦恼的没辙。眼看韩信的伤口又要开始淤血,赵云只得硬着头皮疗伤。韩信不再理会。伤?痛?要死的人了,哪会管这么多。他咬着牙,再也不发出声音。

入夜,帐篷里只有两人。没人再说些什么。

酒气?有。醉意?有。悲伤?有心寒?有。但不知为何,又不知从何而生的,在这个时候,竟有股奇怪的感觉生了出来,一种看似不可能会在现在有的情感

狂,和欲。

他们在外出多时,数月,不,数年都没有感觉到这种滋味。今天不知韩信是因为醉了,因为迷了,因为绝望了,还是因为——对方是赵云。赵云也感受到了,不知从何处来的情欲。他把韩信肩头上的伤包扎好,接着慢慢的,轻轻的用自己的头抵住。就在碰到伤口处的一霎那,赵云浑身打了个激灵。

“ 你怕了?”韩信竟问到。他疯了,绝对是疯了。

也许“你怕了”这句话在我们的眼里都是一句平常到不平常的话,但是对于武将来说,就是活生生的挑衅。

赵云一听,好笑道:“ 我赵子龙一身是胆,七进七出救阿斗都没有怕过,要怕也是你怕。”

韩信当然当然不服气,转身道:“ 我韩重言被誉为国士无双,睢水之战, 井陉之战,我哪次输过?”

“ 好,”赵云微笑,更靠近韩信,“ 既然我们都没有怕过。”说着便抵着韩信的额头,开始褪去自己的衣衫。

韩信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虽然从未怕过,但是却知道这是错的。大错特错。但是欲以上身,有怎能停止?有谁会帮他停止?错,就让它错下去吧。

怎么可能。

韩信抓住赵云的一只手,用他的手使劲按向自己的那还未愈合的伤口。那撕心裂肺的痛楚让他的意识回归,酒意也消的差不多了。韩信用另一只手按住赵云那还未解开衣衫的手,叹气,示意停止。

赵云虽照做了,但不解

还未等赵云开口,韩信便问道:“ 你我在城里的妻儿怎么办?”(淮安夫人殷嫱和马云騄)

这句话一问出,赵云就再也动不了了。在外远征,最想念的无非就是亲人,他又怎么能对他的妻子不忠?韩信这句话就好似最利的箭,最狠的刀插进了赵云心里。赵云醒了,也呆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韩信心里搔的痒痒。他正想上前一步,却被赵云推了回去。赵云也醒了。

赵云整理衣衫,迈出帐篷。韩信没有叫住。

赵云突然止步,叹气,无奈道:“ 韩将军,时刻小心,谁知刘邦会下什么狠手。”

韩将军。赵云第一次在私底下这么叫他。

“ 好。”韩信轻轻答道,刚才的事绝口不提。


情从不是偶然的,没有一时的冲动。

赵,韩两人或许还不明白。或者,他们已经比谁都清楚。

这一夜,月很圆。月儿,只为心悦两人所亮,所圆

未完待续……
———————————————————————————————————————

对不起大大们,是个假车,但剧情需要啊。在者说了,真车我也不会写啊。。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