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虞合

你好

把式神喂掉的几天 3(完结章)(happy ending?) (如果不知道故事背景请看前两章)

把式神喂掉的几天 3(完结章)(happy ending?)
(如果不知道故事背景请看前两章)

“ 姑姑的新衣服,真漂亮呢!是我不在的那一段时间寮主给姑姑打到的么?” 鲤鱼精抚摸着姑获鸟身上的丝绸,感叹道。

我心中一颤,鲤鱼精嘴里的”我不在的那段时间“就是我把她喂掉的时候。没想到她还记得。。呵,她又有什么理由忘记。即使她只是随口提了一下,但我的心还是像针扎了一般的痛。

“ 嗯。是凤凰火大人和雪。。。不,是凤凰火大人帮我打来的。还记得那段时间大家都像疯了似的刷我的皮肤,现在想想还真是令人感动呢。” 姑获鸟慈祥地对鲤鱼精说。不过我只听进去了前半句。姑获鸟看我在旁边,把想说完的一句话止住了。是啊,她的这套皮肤正是凤凰火,雪女,妖琴师和我连着好几天不停刷出来的。曾经我最喜欢的一个战队。

雪女还是没有回来,小鹿男也是。也许我真的是伤透他们的心了。凤凰火天天呆在她的房间,而妖琴师却因为上次那件事和凤凰火再也没有接触过了(不清楚的看上一章)。凤凰火唯一出战的时候也只是打结节突破,毕竟还有一定的几率见雪女一面。虽然已经变成了敌人,虽然除了面貌什么都不一样了。但是随着时间和等级的推进,很少寮还在结节突破里放雪女了。络新妇,烟烟罗,甚至是带了雪幽魂的姑获鸟,都把雪女替代了。我恨每次去打结节突破时见不到雪女,凤凰火那失落的表情。我到底是有多残忍才能把自己的式神折磨成这个样子。

我每天都在阴阳寮里把祈求雪女碎片的通缉令挂上,可是谁又会给我?我捧着仅有的几个雪女碎片,不禁气的发抖。我相信凤凰火应该有同样的心情吧,不过比起我的气的发抖,她现在的情况用失魂落魄来形容才最佳准确。

石距的沉没迎来了整个对的欢呼,我带着打的今天打到的几个五星御魂快速回寮。今天运气不错。打石距的耗费巨大,把我仅剩下的三十体力全部耗完,不过眼看月亮已经升到了头顶,今天是时候收工了。

姑姑早在家里做好了饭菜,她永远都是最后一个睡的,她永远都是一直等我回来的。虽然我是寮主,但是姑获鸟才算是这个寮真正的妈妈。她照顾着寮里的每一个式神,就连那些N级的小怪物也照顾的面面俱到。我不敢想象我把式神喂掉的时候她的心有多痛。但是她却待我还是那么好,她并没有责怪我。我曾经问过她为什么不恨我,然而她却如此包容的说她理解我的苦衷。我,我何德何能。。。

“我走了一天,寮里怎么样?式神们都还听话么?“ 我抿了一口茶,问着姑获鸟。

“ 都挺好的。白狼练了一天的箭,晴明和源博雅在下(gao)棋(ji),新来的酒吞和茨木在练级。” 姑姑笑着说,然而她故意没有提到我最担心的一个人。

“那。。。“

” 凤凰火那孩子还是很没有精神。我把饭菜送到她门前了,但是她却没有动过“ 姑获鸟已经知道我要问什么,无奈之下只能把凤凰火的情况说出来。

“ 但是请寮主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需要的只是时间。“ 姑获鸟继续到,我知道她是一片好心,但是我等不了了。

” 时间,呵,已经不够了。别说凤凰火,我都等不了了。“ 我苦笑着,把手中的茶一饮而尽,并把茶杯狠狠的摁在桌上。我慢慢起身,向凤凰火的房间走去。

“ 寮主的性子,果然还像孩子一样。。。” 姑获鸟对我说。

凤凰火房间的油灯还亮着,但是却看不见她的人。姑获鸟放在她门前的饭菜都凉了,但是还没有拿走。我见门没锁,便推开了一条缝。

“ 火?你在么?” 我轻声问道,话说这是我打喂掉雪女以来第一次叫凤凰火“火”。

“唔。。。额。。。你。。。你走开!我,我不需要任何人来看我“ 只听见凤凰火的声音如此的沙哑和迷糊,这不是她的声音。

我推开了房门,只见大罐小罐的酒壶,酒坛肆无忌惮的躺在地上。还有的甚至撒了一地。衣服,头冠,被扔的满地都是,我甚至无从下脚。而凤凰火,她瘫在房间的角落里,捧着一壶酒,咕咚咕咚的往下咽。辛辣,苦涩,令人作呕的表情很快就浮现在了她脸上,她那通红的脸痛苦地撮在了一起,她那乌黑的头发一缕一缕的飘在了脸上。

我震惊了,我没想到推进门进来会看到这样的情形。我的心在凤凰火一口一口吞下苦酒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我就站在那里,呆呆地,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这时,姑获鸟破门而进,看到这样的情形,她也惊呆了。不过她比我更理智一些。

“ 凤凰火!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姑获鸟厉声说道。说实话,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凶过。在我眼里她永远是那个慈祥的,包容一切错误的姑姑。也许这就是一个母亲见到自己孩子堕落时失望,而又恼怒的情感吧。

而凤凰火却没有对姑获鸟反常的行为所有多大的反应,毕竟她喝醉了。她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姑获鸟在叫自己。凤凰火捧着眼前的一坛酒,正准备一饮而尽的时候,姑获鸟的一招“伞剑”划破了凤凰火的手。酒坛落到了地上,摔了个粉碎。酒坛里的酒也随之流了出来。凤凰火的血就像坛子里的酒一样,也流了出来。我相信姑姑的心就像凤凰火的手一样,也流出了血来。


凤凰火看着打碎了的酒坛,先是一愣,接着眼泪像泉水涌出。凤凰火的嚎啕在寂静的夜晚里响彻着,回荡着。没人知道她在哭什么,因为有太多的理由了。姑获鸟见了,心立刻软了起来,刚才的严厉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轻轻的抱住凤凰火,用柔软的羽毛抚摸着凤凰火的长发。但是这并没有帮助凤凰火停止哭泣,反而姑获鸟的怀里眼泪更加释放了。哭出来吧,哭出来后一切都会好了。

姑获鸟向我打了个眼色,可是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呵,我明明是寮主啊!可是却自己的式神都照顾不好。。。

这样的事情持续了好几天,每次我打开凤凰火的门,都看见她喝的烂醉,不省人事。就算我让几个式神来监督她,但是以凤凰火的实力,他们又怎么拦得住?只会是做无用功而已。想用酒精来麻痹自己么?凤凰火,你可知道你麻痹的并不是你一个人。现在整个寮都在担心凤凰火,但是又有什么用呢?

我捧着攒了好几天的400勾玉来到了召唤台前,这也许是唯一的办法了吧。雪女,我求求你,回来吧。

落新妇,觉,跳跳弟弟。

我捧着仅剩的100勾玉向空中撒去

“急急如律令”

也许是上天眷顾我吧,也许是上天可怜凤凰火吧。一阵冷风吹进了我的骨子里,可是从现在的情况来说,那冷风是暖和的。雪女那轻盈的身姿再次浮现在了我的眼前。还是那么美,还是那么。。。冰冷。但不知道她还能不能记得我了。

雪女像雪花一般地飘落到了地上,她四处张望着,从她的眼神中,我能看出来她在找谁。我也确定了她是以前的雪女。

雪女见到四处没有凤凰火,便快速向凤凰火房间飞去,就像有心灵感应的知道凤凰火出事了。我也快步追了上去。

只见她停在了凤凰火房间门口,却迟迟不肯进去。可能也是被那刺鼻的酒精味所震惊了。要知道,凤凰火以前是滴酒不沾的。凤凰火门前也放着一小坛酒,只见雪女拿起那一坛酒一饮而尽,接着便推开凤凰火房门。我并不知道雪女会有这样的举动。

只见雪女踢开所有地上的酒罐,直奔向角落里的凤凰火。然而披头散发的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 嘖,” 凤凰火厌恶的抬起了头。

时间停止了,就在凤凰火和雪女相见的这一刻。

雪女快速把凤凰火推在墙上,并把额头抵在了凤凰火的额头上。凤凰火捧着雪女的脸,瑟瑟发抖。两人到此为止没说一句话,但是却胜过了说千句话。此时的凤凰火,甚至开始怀疑眼前的雪女是真的了,而此时的雪女,一定也怀疑眼前的这个酒鬼是凤凰火。不过她们的眼神,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 你回来了……” 凤凰火用着颤抖的声音说
“ 嗯,我终于回来了” 雪女流下了热泪

醉酒千年等佳人,情落竹林闻琴声




妖琴师坐在竹林里,弹着琴。

” 呵,小鹿男,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妖琴自言自语

竹林微风绕耳畔,月牙天边人作伴。

冥冥中自有安排。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