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虞合

你好

笛琴韵1: 合奏

我拿着3500御札来到神龛旁,心中暗暗兴奋。赞了好长时间的御札,就是为了今天。对于好久都没有得到新式神的我来说,拿御札换式神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简直就是奢侈。妖琴师站在我的旁边,像往常一样沉默不语。

“3500御札换一支竹子,值得么?“ 妖琴师突然说到。真是扫兴啊,突然说这样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 妖琴。。不愿意么?”我勉强挤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问到。

妖琴师看向了手中的妖琴,又看向了我。“不,没有。一切全听寮主安排。”妖琴冷冷地答道

虽然妖琴师外表上冷淡,但心里还是一个很重情义的人。我为了攒这3500御札,分解了很多R卡和SR卡。即使有些在寮里并不起眼,但是毕竟是在一个寮呆过的,多少会有一些情义。我却已经因为做了数百次了而觉得麻木了,对有些式神根本就不会觉得伤心或留恋吧,说实话,又有哪个阴阳师会心疼那些没用的R卡?但是式神们不一样,因为这毕竟是他们的同类,他们不能理解我们怎能视式神的命为草芥。妖琴师就是其中一个,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觉得牺牲那么多卡来换一个式神有多么的残忍和不可理喻。我也不指望他会理解

3500御札向鸟儿一样飞进了神龛里面。

3500位式神的灵魂。

从神龛里走出来一位黑发绿衣的少年。缓慢而又沉重的脚步声渐渐逼近,我看见了他的脸。他的眼神里一副不以为然的气息让人觉得浑身不舒服,清秀的脸轻轻上扬,环顾着四周的一切。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他给我的第一印象的话,那就是

傲。

十分的傲。简直是傲气凌人。但更吸引人的便是他手中的笛子,精致的,翠绿色的玉笛,十分的漂亮。那青年见我盯着他的笛子看,拿着笛子的手瞬间握的紧了紧,仿佛在怕我会偷走似的。我立刻扭过头去,免得再生误会。

“ 你便是寮主?” 绿衣少年终于开口问道。语气里带着一丝嘲讽,一丝看不起,还有一丝。。。惊讶?嫌弃?我读不懂。

“ 我正是。”我也抬起头,笑着答道表示热情。

“ 在下万年竹,请多指教了。”少年答道,还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 请多指教。如果有什么疑问尽管问出来吧,我很乐意去解答。“ 我见他并不是那么的不好招架,心里便松了口气。

“ 那倒没有。只不过想知道这个寮有没有什么安静的地方可以供我吹笛子?”万年竹笑着问道。不知为什么,我并不喜欢他笑着的样子,总觉得很勉强,虚伪。不过出于礼貌,他也不得不这么做。

“ 当然。我们寮里的妖琴师也很喜欢安静的地方来奏乐,或许你们可以一起。”我把妖琴师拉到身边,把他介绍给了万年竹。好像妖琴师从刚才开始就没怎么说话。

妖琴师看着万年竹,又看回自己的妖琴。仿佛对他并没有太大兴趣,说实话,他好像对谁都没有太大兴趣,除了一个人,一个他最忘不了的人。

妖琴师的冷漠和万年竹的骄傲仿佛形成了巨大的冲击,在这个平静的寮里面形成了看不见的屏障。

“ 是这样么,我知道了。”万年竹答完便向门外走去,但是他在经过妖琴师身边时停下了。他盯向妖琴师,正巧,妖琴师也在盯着他。

四眸相视,一双是冷漠如冰的,一双是居高临下的。

来了一个不好惹的茬儿。总感觉他们两人的性格惊人的相似,冷傲和骄傲混在一起,不知会闹出什么结果。不过竟然雪女和凤凰火都能成,这一对应该不会惹出多大事端。但是雪女和凤凰火是相克,这两人却是相似。

经过几天的不断努力,万年竹以升到了四星并得到了觉醒。寮里的很多女式神都很喜欢他(除了雪女和凤凰火,你们懂得),毕竟那一招竹叶守护真的很给人安全感。几乎所有人都带过,或根万年竹合作过,但除了一个人。

琴声在阴阳寮里环绕着,从清晨就开始了。并没有人感到厌烦,毕竟那么美妙的旋律,带来的是享受。惊喜的是,每个清晨妖琴师都会弹着不同的曲子,没有一次重复过,但都是一样的令人惊叹。上百,不,上千支曲子在他脑海里盘旋着,在寮的清晨里环绕着。

鸟落枝头,大雁归巢。颠峰造极也不过如此了吧。

琴弦在手指的拨动下发出个个音符,也震动着。妖琴师坐在寮里的大树下,弹奏着曲子。正当妖琴师的曲子在中间停顿时,伴随着妖琴的余音,一声竹笛打破了这单一的琴声。

妖琴师一惊,以前还从来没有人跟他合奏过。“笛子么。。。源博雅大人?不,至今也只有晴明听过他吹笛子。大天狗?不,寮里没有。会不会是他?呐,真烦人,只能是万年竹了。”妖琴师想着,皱起了眉头,不过手上却没有停下弹琴。

笛声伴随着琴声映入耳畔,两个乐器合奏的声音真的能让人心醉。

妖琴师很是惊奇,这是自己创的曲子,那人怎么能接得上?难不成那人的奏乐力已经能和自己媲美?只听这时,妖琴师突然加快了琴的旋律,弹琴的手指加快了拨弦的速度。能听出来,妖琴师是要甩掉万年竹的笛声。

谁知那笛声随着琴声一起加快,并毫无违和感的和琴声融合在一起。琴声环绕着阴阳寮而笛声却环绕着琴声。两种乐器像两只凤凰一般在寮里面盘旋着,徘徊着。

妖琴师从未见过有人能跟上,并毫无障碍的跟自己演奏。此人如不到颠峰造极。又怎能达到如此地步?所以说这两人要说是在合奏,还不如说是在比拼,比谁的造诣更高。

不过在我们的心中,两人的比拼跟我们毫无关系,我们只知道这是天籁罢了。

式神们纷纷好奇的跑到门外去,只见一人坐在树下,一人立在树上。万年竹笔直的站在树枝上,帮睁半闭的双眼和随风飘动的黑发。妖琴师坐在树下,一尘不染的衣衫和洁白如玉的长发。两人的手指奏出的音律各不相同,但合在一起便成了让人叹为观止的乐曲。两人从未合奏,或甚至接触过,但从曲调里面,他们两个却像认识千年的好友。然而他们之间的交流并不需要语言,乐声就能胜过千言万语。

“ 也许我们再看到这棵树,想到的并不是小鹿男和妖琴师了,而是这幅情景。这个曲子,是无法替代的。”站在我旁边的凤凰火说道。

“嗯。。。。。”我轻轻答到。但是小鹿男的事情,还是要妖琴师自己忘掉的才好。

一曲过后,余音绕梁。天籁之音也不过如此了。

就在曲完的那一个刹那,我看到我从未见到过的景象。

他们两个笑了。不,应该说是只是嘴角微微上扬了,但仅仅有那一刹那。万年竹和妖琴师是两个面部情感很不丰富的人,看来让他们两个能笑出来的只有乐曲了吧。

但是他们的那种“笑”并不是开心的笑。那是一种强势的,好胜的笑。应该他们彼此都很想战胜对方吧,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竹琴合奏彻云霄,曲声归天凤归巢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