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虞合

你好

笛琴韵2: 相斗

(建议去看 “笛琴韵1:合奏“,这是一个系列的🤗)

长文,微虐

清晨,阳光照进的刚刚好。琴韵和玉笛声传到耳边,不出我所料。以前单一的琴声在竹笛的衬托下变得更加美妙。曲高和寡。万鸟归巢,仿佛也要加入这让人心醉的演奏。

笛声和琴韵打破了寮里本有的宁静,在妖琴师和万年竹的合作下,寮里的每个清晨都变得与众不同起来,每个清晨都充满了期待,充满了幻想还有天籁。

曲调时而底蕴,时而欢快,使人心都在跟着曲调跳动。最后一声笛鸣和弦音不约而同的给这首曲子完美的画下了一个最后一个音符。但却仍让人浮想联翩,这样的曲子听上十年二十年100年都不会满足的。一曲过后,鸟儿们都没有往回飞的欲望。

妖琴师把弹完了最后一声的手微微提起,动作十分优美。当妖琴停止震动和停止发出余音时,他慢慢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尘土,洁白的衣衫还是那么的整洁。妖琴师拿起妖琴,一声不吭的往回走,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就像刚才的曲子根本就没有弹一样。来去如风,不留一点痕迹。

万年竹立在树上,半睁半闭的眼睛锁在了妖琴师身上。他右手轻轻往外伸出,明显有挽留的意思。他的嘴微微张开,明显是想有叫住妖琴师的意思。但是他却把送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伸出去的右手停止在半空中,又慢慢放下。估计至今,他们两个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虽说是以曲会友,但是他们这种除了奏曲以外一下都不接触的两人也是很少见的。毕竟让这两个人放下面子去主动说话是十分困难的。

万年竹把竹笛又别回了腰间,轻轻叹了口气。他双手背后,头轻轻上扬。清晨的阳光柔和,夜晚的凉风还停留在空气中,带起了万年竹的黑发。夜里的雾还未散去,在微微的阳光下显得扑朔迷离,加上寮周围美丽的风景,仿佛身处仙境一般。

万年竹喜欢这个时间,他享受这个时间。他喜欢枝头上不怕人的麻雀,他喜欢清晨叶子上的露水,他喜欢立在树枝上,微微仰头让微风拥抱自己,抚摸自己的脸。他喜欢这种凉凉的气息环绕在他左右,他喜欢让自己的笛声消失在微风里,他喜欢在雾里看着太阳升起的样子。

眼看太阳就要完全升起,万年竹从树枝上跃下。轻快,利落。就像一片竹叶飘在了地上,不发出任何声音。就连鸟儿都没有被惊住。他的形态让我想起了妖琴师,妖琴师从来也是那么的轻,那么的安静。惊人的相似,的确是惊人的相似。

“ 石距!是石距。”忙活了一个上午,总算加入了一支打石距的队伍。我急急忙忙找来妖琴师,毕竟他是我寮的一速,可以给别人一个速度什么的。“另外一个么。。。”我犹豫着。

越来越接近万年竹房间的路线使妖琴师皱起了眉头,他应该知道我要带谁了吧。我轻轻的敲了两下万年竹的门,脚步声从门那边传来。

门开了,万年竹见到我和妖琴师在一起,眉头竟也皱了皱,虽然只是一刹那。

“ 寮主找我。。有事么?”万年竹问道

“ 打石距。”我简单的回答。“ 跟妖琴师一起。”

“ 他?”万年竹讽刺道,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他身上那种与身俱来的傲气又一次的,让人浑身觉得不舒服起来。

我能看见妖琴师的头上以爆出了青筋。

“ 嗯,有什么问题么?”我反问道。

万年竹犹豫了一会,轻轻摇头,说:”不,一切听寮主安排。“

妖琴师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抱着妖琴的手却紧紧的。不知为什么,妖琴师和万年竹两个人总是喜欢紧紧的拿着自己的乐器,好似有什么秘密封印在里面似的。我们三人一起来到石距前,见一只红色的章鱼张牙舞爪的盘在宝箱上,让人十分的作呕。那是我们的敌人。妖琴师用衣袖轻轻擦着自己的琴,谁都没有关注或在意,即使是那只巨大的,恶心的章鱼也抓不住他的兴趣。

直到他看见队友的一刻。

妖琴师怔住了。他的瞳孔放大,双手颤抖着,妖琴差点没掉在地上。

橙色的短发精神又活泼,金黄色的,圆圆大大地眼睛,两笔红画在下面。毛绒绒的耳朵和独特的下肢有着鹿的特点,再加上两只梅花鹿的角让这个少年变得栩栩如生。肩上的蓑衣,和腰间别的鼓让妖琴师肯定到不能在肯定这就是他昼思夜想的那个故人

小鹿男。。。

我也一惊,这应该就是触景生情了吧。

故人还是故人,那爽朗的笑声,那令人忘不了的容颜。但是当我们靠近他的时候,我们才发现,故人已经不是故人了。当年的银色长发以变成了短发,当年的白衣已变成了蓑衣,但年晶莹剔透的角已经变成了褐色的的鹿角,当年对妖琴师的那种热情已经变成了礼节。故人已逝,旧情已无。

妖琴师尝试着去不再看小鹿男,但是他的眼神又怎么能从他身上移开?万年竹并不知道小鹿男的存在,但是看着妖琴师的样子,也知道他们之间肯定有一段感情。一段凄美的感情。但是每每想到是我自己把这段感情撕碎的,就痛,心痛。(一时手贱把小鹿男喂掉了)

就这样,伴随着一声鼓,战斗开始了。我们处于下风。石距的招式次次把式神们击倒,式神们一个接着一个的从场上退下,消失。没过多久,场上就只剩下了小鹿男,妖琴师,和万年竹。在一旁观战的我看的很是着急。小鹿男的等级不高,用被服的力量支撑到现在确实不容易了。看着场上仅剩三个的贫血式神,每个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 竹叶守护!”万年竹擦了擦嘴角的血,召唤出了妖术。回合结束了。

只见那章鱼提起触手便攻向小鹿男,小鹿男知道自己已经撑不住了,便含着泪花,闭上眼睛,等待黑暗的降临

只见那巨大的触手无情的打落在小鹿男的身体上,我闭上了眼睛,不想目睹这一切。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我看到了一股烟从眼前飘过。式神消失后的烟。但是眼前的身影却还挺立着.

小鹿男!?怎,怎么肯能?他不可能受了那一击还能继续在场上。还有,我明明看到了烟。。。。等等,

只见一个身影站在小鹿男面前,双手摊开,挡在他前面。只见那白色的衣衫,玉一般的长发。。。妖琴师!只见妖琴师的血量以空,他倒在了地上,身体化作了灰烟。。“为什么?为什么要替小鹿男死!”虽然失败是常事,但是这次,我不明白,为什么妖琴师要这么做?他以前都是最有战术的,但这一次,真的是蠢到不能再蠢一点。让一个毫无战斗力的小鹿男在场上而牺牲自己。

可能,我是真的不懂他们之间的感情吧

但是更让人奇怪的是,妖琴师用的应该是薙魂的力量,然而我并没有给他装薙魂。

只见小鹿男的脸上留下了惊,怕,出乎意料的表情。他不知道为什么妖琴师一个陌生人要来救他。然而他却不知道这位陌生人的过去。

但是这是,另一双眼睛却在盯着小鹿男看。

”懦弱无能! ”万年竹骂着小鹿男,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这样咬牙切齿的万年竹我也是第一次见。不得不说,我怕了。我怕万年竹会指控,照现在的情况看来这有很大的机率。他怒了。虽然他的面部表情不丰富,但是从他的眼神里面我能看出来,他怒了。原本柔顺的眼睛变得锋利,就像他手中拿的剑一般。他转过头去看向小鹿男,只见小鹿男已经吓得发抖,不知所措。万年竹的眼神更可怕,恨不得把他万箭穿心。本来等级就不高的小鹿男经历这些也真是很为难了。

只见万年竹拿起竹笛,一下子刺向石距。

后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记得我们赢了,但是我并不知道是怎么赢的。几个金光闪闪的御魂掉落在地上,但是这一切,都看起来不重要了。

万年竹破门而入,只见妖琴师已经被医好(感谢草爸爸)。但是这并没有解万年竹心头之恨。我慢慢的回房间 ,不想掺入式神们的私事。万年竹的火还没有逝去,他在气妖琴师那不经过思考的莽撞行为,他在气妖琴师不在乎当时危机的局面。但是我明白,他气的并不只有这。

只见万年竹拿起竹笛竟刺向妖琴师,但妖琴师却徒手接住,他甚至都没有回头。

妖琴师虽然惊讶万年竹会出手伤自己,但是并没有说任何话,只见万年竹继续把竹笛往下压,妖琴师也只好紧紧握住竹笛的那一头。两只手开始颤抖。

“ 呵,小鹿男是么?”万年竹终于忍不住,开始说道。虽然并没有放松力道。“ 怪不得你会为他而死,不过你记住,你的小鹿男死了!化成黑烟了,不会回来了!是你不会保护他,现在后悔做什么戏,给谁看啊?”万年竹的话语刻薄,无时无刻不再激怒着妖琴师。

妖琴师握着竹笛的手开始流血,但是却又一次爆出了青筋。他再也忍不住了。“ 你没资格说我。看你苟且的活了万年,但还不是一人之心也没有得?辉夜姬是吧,唯一一个喜欢你的人也被你从身边赶走了。你这一辈子过的真是猪狗不如!”妖琴师用相同的语气戳向万年竹的软肋。

“ 你闭嘴!”万年竹爆发了,他的神情变得可怕,妖琴师的也一样。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竹碎声响破了整个阴阳寮。竹笛还是在妖琴师和万年竹手里,但是中间却断成了两节。玉笛里封印的妖气力量划破了妖琴师的手,而妖琴呢?却像要保护自己的主人一样被震破了一根弦,一招惊弦使出,不偏不正划破了万年竹的脸。

打平了。寮里也安静了,死寂。一切都结束了。

真的结束了么?

妖琴师握着自己受伤的手,站起身来。他扔掉手中的那一半竹笛,就像扔掉垃圾一样。他再也没有说什么,转身向他房间走去。万年竹摸着自己被划破的脸,轻轻放下另一半竹笛。那两段竹笛明明可以简单的修复在一起,但是却像永远都不肯能在一起一样。万年竹迟迟没有离去,夜晚的风刺骨的穿进他的身体。

接下来的几天清晨都没有听到演奏声。

自以为离别一时有何防?
白发已长,眼泪流几行。故人回头一抹阳。
自以为情坚一世心不移。
故人已离,新人来的急。碧波竹林闻玉笛。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