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虞合

你好

笛琴韵3: 堕落


(建议去看笛琴韵1 和 笛琴韵2,是连在一起的,诶嘿嘿👍👍微虐)

精疲力尽的我打推开了寮前的大门,那原本普通的大门显得格外的沉重。不仅仅是门,跟沉重的是寮里的气氛。起内讧什么的还是第一次发生(详情请查看上一篇,笛琴韵2)。这两天寮里再也没有响起过琴声或笛声,别说这个,就连妖琴师和万年竹的人影都没有见过。

正当我正愁思着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一阵嬉笑声映入我的耳中,接着,一个身影迎面撞了上来。虽然我平时对式神们并不严厉,但是却没人敢斗胆无缘无故的撞上我。再加上妖琴师和万年竹的矛盾,我心中突然燃起了一团无名之火。

站在我旁边的姑获鸟连忙扶起,然而我也厌恶地抬起头。

“嘖,”我皱着眉头,只见眼前是一位素未谋面的女妖。她的身上散发出浓郁的香味,十分呛人。看她的着装和姿态,好像并不是寄养的式神。与其说是式神,她的表现更像是在风花雪月之地的风流女子,虽说这是一个人鬼共存的年代,但是我个人是很瞧不起那种女子的。所以我也在想为什么这种人会来我的寮里。只见那女妖也被撞的不轻,所以也一脸厌恶的看着我,显然并不知道我才是

正当我要开口问的时候,只见万年竹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

“ 寮主,没事吧?不好意思,她撞到你了。” 万年竹道歉道。并且他脸上挂着笑容。让他这种面部表情不丰富的人笑也是很难得。难不成他和妖琴师和解了?我心想着。但是他的笑容却如此的虚伪,所以并没有。

“ 她是谁?你朋友?” 我看着万年竹的脸,有些不相信的问着。毕竟我看万年竹并不像能和这种人称朋友的人。

“ 呵,不算。”  万年竹答道,并把手臂挽道那女妖的脖子上,就好像在证明些什么一样,好像生怕我们不知道那位女子是她找来的。。。

我没想到万年竹会堕落成这样。而又是什么让他堕落成这样的呢?

“ 阿竹~咱们走吧,我们的关系。。。不用他们知道。” 那女子说道,这句话让我觉得十分厌烦。

让我更想不到的是,万年竹竟宠溺的望着那位女子。他捻起那女子的下巴,轻轻的往自己脸上移,就仿佛我和姑获鸟根本不存在一样。

姑获鸟眼看我脸色变了,便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用羽毛搭上万年竹的肩膀,嘴凑近他的耳朵,道:“ 寮主生气了,把这个女的弄走。这里是阴阳寮,不是什么风花雪月的地方。要胡来不要在这里。” 姑获鸟的话像是在警示,也像是在威胁,批评。
无论如何,万年竹也脸色变了。显然他的性质以经消散了。

万年竹松开女妖的下巴,把头转向姑获鸟,怒视着。

女妖很是困惑,但是看寮的气氛,也不敢说什么了。

姑获鸟真的就像一位严厉的母亲,在管教着自己的孩子。而万年竹呢,就像那个叛逆的,堕落的孩子。

寮里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火苗正在慢慢升起。

姑获鸟完全没有退缩的意思,随时做着背水一战的准备。万年竹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一副”随时奉陪”的神态。他们两个都是我寮数一数二的人物,我不想让他们打起来。风吹起了姑获鸟的白发和万年竹的青衣,也把杀气弥漫开来。

突然,万年竹向前一步,正当姑获鸟准备进攻的时候,万年竹放下武器。

“ 为了一个女子吵架,不值得。” 万年竹不咸不淡地说道。姑获鸟也收起了手中的伞剑。是啊,他没理由跟姑获鸟生气,问题不出在姑获鸟身上。但是我能感受到,万年竹的心里还有一股气,一个结没有解开。他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但是我真的很害怕哪刻会爆发。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想必那个系铃人便是妖琴师了吧。

万年竹又拐回去抱起了那位女子,嘖,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姑获鸟的眼睛里冒出了火花,但是气又能往何处撒?只能是忍一刻,吞一时罢了。万年竹和那位女妖的嬉戏声变得越来越大,恨不得让全寮的人都听见。他到底是想证明些什么。。

这时,一声让人肝肠寸断的弦声贯穿了整个阴阳寮。万年竹,我,姑获鸟,还有那位女妖都纷纷捂住了耳朵。这撕心裂肺的乐声真的是让我的心都揪了起来。像婴泣?像兽叫?不,像狼嚎。这人是怎么把琴弹成这个样子的?

弦声过后,整片寮陷入了沉寂。更像是。。没人敢发出声音,生怕又惊动了琴声。

过了良久,一双脚步声慢慢逼近。紧接着一个淡淡的,无味的声音

“ 吵死了。。。“ 那声音说道,妖琴师。是妖琴师制造的喧声,也只有他了。

万年竹一听是妖琴师的声音,立刻转过头去。他的神态,眼神,气场,都变了。骄傲的,盛气凌人的,高高在上的,无所畏惧的万年竹。他用那高傲的眼神看着妖琴师,抱着女妖的手紧了紧。而妖琴师还是跟往常一样,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

(接下来的对话不看上一篇的话会比较迷。详情请查看笛琴韵:2)

“ 好难听啊。” 万年竹讽刺道,“ 什么时候琴艺那么差了”

“ 与你无关”妖琴师冷冷地答道

“ 我还以为你的琴坏了呢,就像我的笛子一样。” 万年竹不冷不热的提起他们那天的不愉快(详情上一章)

“ 你闭嘴!“ 妖琴师吼道,“ 我不想聊这个话题。”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么吼过。他从来都是一个温文尔雅,不善言语的人。也许他真的不想记起那段回忆吧,毕竟这只妖琴应该跟了他有成百上千年了。

“ 若不是你在那天的石距场上作出那么荒唐的事,也不会有那么多事发生。。。“

“ 够了!” 妖琴师还没等万年竹说完,就立刻打断了他。他头上爆出了青筋,手背发抖。

万年竹非要激怒所有人才算满意。但是,万年竹这次也恼怒了,好像是妖琴师激怒了他一样。不知怎么的,万年竹一直对那次石距的事情耿耿于怀,到底是什么刺激了他?

“ 怎么,受不了了么?呵,想不到你表面那么冷酷,心里却装了那么多人。告诉我,你在做什么戏?你到底是有多虚伪?” 万年竹的话语像悬在弓上的箭,不停的射中,和激怒妖琴师的内心。

妖琴师开始颤抖,他也在压抑。不知怎么的,妖琴师对万年竹是一百个忍耐,他从来没有真正伤害过他。但是万年竹却一次又一次的触碰妖琴师的底线。万年竹并不只只想激怒他,他心里也很生气。不甘,愤怒,狂躁化成一团火焰促使着万年竹一次又一次的挑战着妖琴师的底线。但他感受到的只有这些么?不止,肯定不止。他们两个一直不明白自己对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又或者,他们比谁都清楚。

妖琴师终于忍不住,他慢慢抬起左手,正要拨弦攻击时,万年竹突然来了一句:“ 果然还是要伤我,别忘了,你还欠我一根笛子呢。”

这句话仿佛比世界上最厉害的妖术,武器,或是御魂都对妖琴师有杀伤力。要拨弦的手再也抬不起来。

这时,万年竹举起了他腰间别的匕首,正当我想去上前阻止的时候,只见万年竹手起刀落—一道长长的血疤出现在万年竹自己的手臂上。我震惊了,谁都震惊了。

正当我们无比困惑和害怕的时候,万年竹忍着疼痛,对妖琴师说:“ 这一刀,是为了你以前帮我打的御魂。”

接着,万年竹又向自己刺了一刀。妖琴师的心也在刺痛。
“ 这一刀,是为了你帮我打的觉醒材料。”

匕首一刀一刀的刺进万年竹的身体,一刀一刀的捅进妖琴师的心里。妖琴师明明可以阻止他,但是他那强大的自尊心不允许他那么做。万年竹也明明可以停手,但是他的自尊心也不允许他这么做。

第三刀下去了,鲜血不住气的喷出。“ 这一刀,是为了你我的合奏!” 万年竹用着颤抖的声音说

在妖琴师看来,这一刀额外的疼。合奏,这时他们在一起难忘,难得的记忆了。

万年竹苦叫着,痛苦,悲伤,疼痛把寮包围着。

接着,他的手缓缓抬起。“ 这一刀。。。”

“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万年竹的脸上。不是妖琴师,不是姑获鸟,是我。

那记耳光打的我自己的手都发疼。我想打醒万年竹。他现在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荒谬了。或者说,他真的是疯狂道自己干什么都不知道。

寮里又陷入了沉寂。万年竹的手臂在流血,妖琴师的心在流血。

即使如此,妖琴师还是咬着牙,狠狠道:“ 你这招苦肉计使的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万年竹也苦笑道:“ 是么?比不上你的小鹿男。至少在他的情况下你还能舍身相救。” (详情请查询上一章)

万年竹捂着自己被我打过的脸,慢慢走出了寮外。没人知道他会走多远,但是他和妖琴师的距离就像相隔了一条银河。

那位万年竹找来的女子已经吓得瘫在的地上。

“ 滚出去!” 妖琴师对着那位女子怒吼道,好似要把她撕碎一般。

正晚,我听见寮里的竹林里传出来琴声。但是这次,琴声就像是在嚎哭一般惹人心碎。跟可惜的是,再也没有笛声来跟他合奏了。

心不得,曲谱做尽几千章?
酒不醉,化竹万年被谁伤?
情不移,琴声悠扬在何方?
万年不灭,无得一人心,尽苍桑

未完待续。。。。。

评论(8)

热度(22)